Menu

421位公民联名致信全国人大、国务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 :对雷洋案的司法处理发表意见

全国人大、国务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 :        
     你们好!
     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分子。作为共和国公民,我们对雷洋案的司法处理发表意见如下:      
     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法释〔2012〕18号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第一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的 “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一)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或者轻伤9人以上,或者重伤2人、轻伤3人以上,或者重伤1人、轻伤6人以上的;      
    (二)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的;      
    (三)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四)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      
     依据上述解释,雷洋案涉案警务人员的犯罪行为,明显符合(一)、(三)两个情形。至少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对雷洋案涉案警务人员的犯罪行为即便定性准确,但是怎么可以“依法不起诉”?这分明就是【违法不起诉】,这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公然亵渎!!      
     我们坚决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中国政府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丰台检察院挑衅两高的权威解释、破坏法制的行为,立刻进行干预,以维护法律的尊严,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不被枉法者假借执法之名公然践踏和肆意侵犯!真正做到立法为民,依法治国!        
 
如果我们的理解有误,敬请释疑!      
            2016年12月29日
 
签名人
谢小玲  谢庆庆  吴青  徐小棣  蔡金刚  康宏通  钱行行  何宝智  马丽丽  郑建华  王永红 张宝成 马新立 追魂 严栗 包东英 李吟霞 佟强 王素娥 李焕君 马强 季新华 李波宏 焦剑 张秀华 张宝伶 田卫東 王子焱 宋东平 宋合义 刘建军 翁杰 王淑杰 董丽娟 杜建明 李金山 卢红 芦玉香 徐香玉 陈燕芳 李金平 齐晶 宋再民 张唯楚  唐雪云  欧彪峰  谢长祯 欧阳经华 唐寿鹏 梁晨 钟新梅 廖桂兰 谢运喜 刘知远 欧阳宇 姬原 张世良 兰桂媛 柳名辉 刘竹成 王泽昊 王尧 张宜嘉 颜长建 吴昌鸿
 唐雪云 罗文义 胡海波 段桃园 刘利 蒋贤写 陈流芳 胡建明 邓新华 罗劲 邵凤平 钟玉平耿彩文 姚立法 冯玲 王申红 伍立娟 罗好 王芳 鲜于成浩 段水华 张世清 喻宗桐 刘备 陈虹材 郑爱锋 柳传海 刘学平 郑德平 张拉登 张军 柳学红 周飞 王尊敬 赵龙 孙德胜 赵克风 朱贵祥 彭汉怀张长胜  张建国  朱欣欣 牛领钗 孙大壮 姚刚 张占 马永涛 董宏义 杨启茹 王霞 段秉武 卜变军 肖志业 董庆永 任庆洲 白咏梅 李胜良李娜  刁继军 邢鉴 刁成举 董永权 张明 李海燕 李静 陈乐 王宝书 刁超 陈桂永 何财政 李成松 王守峰 夏雪锋 赵欢欢 李国伟 刘林 李北省 董保堆 于林 袁耕 张留明 赵江宏 张耀花 李金山 鲁伟 王金兰 刘先枝 吴彦军 许晓东 宋俊财 李茂林 杨天利 董保林 张文东 杨茂生 岳煜熹 毕彩秀 赵灏東 郑斌 薛灏 李文军 李沁高 刘美延 韩丽芳 秦雷东 刘瑞蓉 武志刚 郝黄林 任益春 张纵 刘福宽 薛进虎 吴文耀 孙文广 赵文章 董子豪 刘来虎 赵国安 段淑清 王凤美 李登祥 袁培中 杨林 詹长青 秦永 魏秀凤 张文斌 张月宽 李长春 赵作媛 李延香 方赞杰 刘凤军 王志刚 崔建勇 谭作人  王康  蒋晓华 邢鑫琼 周东仪 孙防勇 张劲府 苏昌光 李昌太 王建 于庸 罗玉瑛 王胜全 徐 秦 吴继新 史庭福 陈其明 牛华彪 徐世新 沈奇 刘晓平 唐益民 于艳华 孙永会 高巧生 毕康 邵明亮 孙林 姜卫东 邹利 孙磊 卜延兵 何针尖 葛明永 李淑启 李英 何流流 刘桐林 刘相忠 王农业 李学艺 劳业黎 郭呈广 张昆 吴品生 李青 潘王克 杨守样 姜九辉 冯昌世 华孟君 程霜 徐杰 林大刚 苏万松 魏楨凌 刘道妙 杜凯磊 张全胜 王彪 孙军涛 张新华 张新闻 张小民 石淑敏 杨世力 刘亚旋 袁丁 祝松 牟奇云 杨勤恒 程玉兰 陈建芳 程世雄 倪天英 徐杰 王洪学 高伟 沈云 李伟业 曹云仓 朱小平 李本财  甄远东 姜建军 赵广军 王利泉 李约 毕林峰 齐阿勇 王毅 李伟 王安潆 张少武 張順 李金成 金光 谢文南 赵振甲 希亮 杨兆芳 刘素春 李桂芹 刘琼闵 盛兰福 李秀全 侯宇 郭宏侠 吴宝春   刘中跃 刘海民 曹桂苹 王文龙 张永昌 郭宏英 郎明利 杨波 刘书文 于云峰 张嘉桐 秦兰英 毕明虎 赵吉阳 薛伟 侯加贵 张维丹 张宝珠 王清臣 郭金献 宋宁生 杨霆剑 蔡敏士 聂小剑 廖东升 郑兵敏 吴仁权 劉海寬 夏振杰 何春林 曾国凡 李思华 李加生 张建兵。谭毅强 杨黎英 陈建国 刘常勇 孙涛 何宗旺 陈明 陈绢 郑联为 钟平贵 项锦锋  郭可剑 张文 李正华 阿拉腾巴根 贾智宏 付铁柱 杨紫东 刘科书 赵子维 徐昆 徐炳友 倪世忠 王星星 刘亮 魏正祥 刘哲 华付升  马育忠  郑保和  谢文凯 刘辉 李启红 耿伟 冯建斌 付升 程彦龙 李辉 余升阶宁惠荣 赵世龙 赵金柱 齐辉 范国荣 张唯楚 曾建德 杨美伦 郦张文 张贵任 邓仁 苏和 陈丁 刘勇 林华建 谢镕丞 梁蔭權 王喜利 陈风强 张五洲 李大平 陈士胜 吴乔生 洪德 张强 彭文彬 陈艺海 欧名华 王曦 王波 张坤乐 高志强 陈家鸿 陈圣德 朱凯春 苏少凉 胡洪菘 李新国 朱江 马成刚 龙刻海 郭永丰 赵旭红 陈永刚 张永宁 邢崴峻 李瑞峰 丁金成 高胜 吴孔大 刘泰
 
截止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 晚上11:33

接收签名邮箱

 
致全体签名的朋友们
 
 
      各位亲爱的朋友:首先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感谢!在这个凛冽的冬夜,是你们让中国的大地上,看到光、看到热、看到希望!大家一起来,是为了雷洋的生命不再被“轻微”;大家一起做,是为了每一个生命不再被“雷洋”;我们更是为了一个67年前就得到的承诺:中国,应是一个民主自由宪政的中国,人民,应是在宪法保护下公平公正地生存!      
     每一个人都有选择放弃的权利和自由,每一个人也有为捍卫这个权利和自由而发声的权利和自由!这就是我们今天在一起的缘起,也是我们决定未来怎么做的动力。      
      所以,让我们继续呼吁:为了中国不再有下一个雷洋,来签上您神圣的公民之名吧!  
 
 接收签名邮箱:gongmin2017@gmail.com
               
         一群公民  
             

                       2016.12.29


胡少江:雷洋死于一个被警察统治的国家

January 17, 2017

 雷洋案的最新进展招致举国上下一片哗然:经过近半年的拖延,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一周前突然宣布,决定对涉及雷洋案的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等五名警务人员不起诉;此举引起关注此案、关注中国法治的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弹,人民大学校友发起网上签名,反对不起诉决定,并且支持雷洋家属通过刑事自诉的方式寻求正义,一时间呼吁者众,全国各著名大学的历届毕业生和社会各界人士踊跃签名声援;尽管如此,雷洋的妻子昨天终于致信律师,表示已经决定接受政府的和解要求,放弃刑事自诉。

虽然不起诉的决定是由丰台区检察院作出的,但是根据近半年来雷洋一案的社会影响力看,此案的处理早已经超越了一个区级检察院的权限。任何了解中国现实政治运作规则的人都容易理解,这个案件的处理一定需要经过了中央政府高层人士的批准,甚至很有可能需要最高执政者的首肯。决定公布之后,中国政府方面动员了大量的资源和各种手段来应对社会反弹,包括支付网络传说的高额赔偿金,部署应对社会媒体的大量网络警察,从这些资源的的协调运作中明显可以看出最高权力的影子。

从法律的层面看,雷洋案似乎已经进入死局。在雷洋的家属放弃刑事自诉之后,即使再强的社会舆论也无法重新启动任何法律程序,因此也无法将在此案中明显犯罪的警察绳之以法,更无法制约铁了心支持警察暴力来继续恫吓中国民众的高层领导人。但是从政治层面上看,中国的执政者已经在此案中彻底输光了底裤。他们不得不赤裸裸地亮出了践踏社会正义,应对不满民众的最后两张底牌:一个是使用金钱来收买;另一个是依靠暴力来压制。甚至连他们过去经常使用的欺骗手段,也因为完全失去效果而被弃之不用了。

中国权力者如此冷血、如此无耻、如此暴力,这是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的一大奇观,它令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的中国人心寒,也令世界上所有的文明社会耻笑。不起诉决定再一次证明,中国根本不是一个法治国家,甚至连法制也谈不上,它只不过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警察国家。中国的现有法律远远谈不上公平正义,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法律,中国的执政者也是丝毫没有遵守的意愿。在这个案件中输掉的不仅仅是雷洋、雷洋的亲属、那些支持雷洋家属伸张正义的中国知识分子和民众,输得更惨的还有中国政府用来遮羞的司法制度。

从表面上看,中国社会中的正义力量在这场战役中面对的只是几个微不足道的警察罪犯;但是这几个的置雷洋于死地恶警能够逍遥法外,完全是因为中国的执政者需要这样的警察,需要通过他们的暴力去恫吓社会大众。中国政府不仅不愿意去钳制警察,反而越来越依赖警察暴力来统治国家。这是因为他们对于民众的无名恐惧,而这种恐惧则来源于他们永远垄断权力的贪婪企图。他们深深知道,这种企图肮脏而且不得人心,不可能以辩论、选举等文明的方式说服民众跟随,所以只能乞求暴力来保护。

最后还想就雷洋家属接受政府的所谓和解说几句。雷洋是受害者,失去雷洋的亲属也是受害者。要求一个脆弱的家庭来对抗强大的国家机器,要求一个失去了经济支柱的妻子、父母和孩子拒绝巨额赔偿的诱惑,这些都似乎显得不近人情。但是我对雷洋妻子的决定仍然感到遗憾,在强大的社会声援之中,她在权力的压力之下,被迫放弃了为亲人伸张正义的机会,也放弃了让雷洋事件推动中国法治起步的机会。对此,雷洋在地下会心有不甘;雷洋的妻子在余生里也会心有不安;而许许多多希望得到正义的中国人也一定会充满失望。

中国人民大学部分校友声明

中国人民大学部分校友声明:雷洋家属与官方达成和解

December 29, 2016

中国人民大学部分校友声明

基于雷洋家属就雷洋被害身亡一事与有关方面达成和解,我们特声明如下:

一、对雷洋家属的决定,我们表示充分理解与尊重。

二、本案在法律上的终结,并不意味着丰台检察院“不予起诉决定书”是正确的,我们仍坚持对该决定书不接受、不认可、不同意的观点。我们坚信,该决定书必将作为中国法治耻辱的一页而载入中国法制史。

三、丰台检察院对本案的处理,受到社会各界广泛的质疑和批判,包括清华、北大、中政大等所高校的历届校友和社会各界人士人签名,表示对该处理结果的不接受、不认可、不同意态度。在此,我们对这些不畏强权,面对不公勇敢发声的各界人士深表钦佩与感谢。我们深信,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一个民主法治的中国必将到来。

中国人民大学部分校友 2016年12月29日零点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网站。 本文右侧边栏的Guestbook(留言簿)可以发表评论。

北大校友就雷洋案件致社会的公开信

雷洋案件自发生以来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近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对涉案五名警察和辅警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
 
针对涉事警方和检方已经对公众公开了的事实部分及决定,当下社会热议仍然不止。作为社会成员的一份子,北大校友在此愿意向社会公开我们的看法,积极参与到理性推动中国法制建设发展中来。
 
我们一致认同国家的司法首要原则,即“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所有在此签名校友均愿意对以下内容承担公民责任:
 
一、对雷洋死亡经过之结论的看法
从检察机关公布的案件事实来看,邢某某等人的行为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不当执法行为。根据检察机关的通报可以看出,邢某某等人在执行便衣蹲守、打击任务时,怀疑雷某有嫖娼行为而对其进行盘查,雷某试图逃跑,遂对其进行制服和控制,执法行为超出合理限度,致雷某发生吸入性窒息。第二阶段是未及时救治行为。邢某某等人在发现雷某身体出现异常后,未及时进行现场急救、紧急呼救和送医抢救,致执法对象未得到及时救治,以致发生死亡结果。第三阶段是妨害侦查行为。邢某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作虚假陈述,引发公众质疑,并与其他4名涉案警务人员故意编造事实、隐瞒真相,妨碍侦查。
我们认为司法机构应当对其中的“不当”执法行为做出明确定义下的界定。由于涉案警察事发后进行的虚假陈述,与其“编造事实、隐瞒真相,妨碍侦查”的行为,在社会上已经引起了极大反响和普遍质疑。而这也是我们的初始质疑之一,即雷洋是否存在嫖娼行为不详,涉案警察对嫖娼行为的确认经过不详,涉案警察是否按照警方严格程序而采取的对雷洋的强制行为不详,雷洋在“反抗”过程中是否有清醒意识,能够认知对方的便衣警察身份亦不详。这导致对涉案警察本身行为合法性的质疑。
 
第二,雷洋“挣扎、反抗或试图逃脱”的事实、其意图和程度均不详,涉案警察对此采取的具体做法以及其判断“不得不为之”的合理合法性依据不详,在从涉案警察试图抓获”嫖娼“的雷洋,到雷洋死亡之时这段时间内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尚且无从全面得知,或根据已公开事实作出足够合理的推测。在“未及时救治”这个时间段内,涉案警察为什么不能执行及时的救治,依然不详。
 
第三,”故意编造事实,隐瞒真相,妨碍侦查“的具体行为和其动机不详,造成的事实混淆,真相被隐瞒,侦查被妨碍的严重程度不详。我们不禁要问,真相和事实究竟是什么?涉案警察做出这些举动的意图何在?这种行为本身,无疑会带来制造警民矛盾,撕裂警民关系的严重后果,我们有理由对未来社会状态的潜在变化深为忧虑和关切。
 
以上仅是我们对整个事件发生以来的部分看法,对于一些更细节的问题或现象,我们愿意与司法机构和社会进行更深入探讨。我们的初衷,不在于推断案件中雷洋和警察双方哪一方对于雷洋死亡这一事实的责任更大,而是在死亡结果已经发生下,各方只有秉持以事实为依据,以得到共识的、足够全面的真相 为依据的态度,严肃依循司法程序进行相关审理,方能使法律得到应有的尊重,使公正和正义得以彰显,使全社会公民受益。
 
二、对检方做出不起诉结论的看法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在不起诉决定中说:“鉴于邢某某等五人系根据上级统一部署开展执法活动,对雷某执行公务具有事实依据与合法前提,且雷某有妨碍执法行为,邢某某等五人犯罪情节轻微,能够认罪悔罪,综合全案事实和情节,根据我国《刑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邢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务人员不起诉。”
我们认为,在真相未能全然查明前,得出这一结论的坚实基础并不存在。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司法机构从对案件的侦查、证据收集、检方裁决程序和依据、裁决结果等,以及雷洋家属、律师和社会对之作出的反响中,均尚未得出完全还原事件发生的有效结论。检方做出的公开说明亦因此尚且不具备完整的真实性,从而无法推论出其结论是否合乎司法正义。
 
因此,社会对之的质疑具备其合理性,公检法机构对此作出的进一步说明更具备文明社会下的积极意义。
 
我们呼吁和敦促相关司法机关对案件所有相关证据(包括对尸检报告的专业性和采纳过程)进行进一步搜集和甄别,并向雷洋家属、律师公开,在控检双方对所有事实一致认可的基础上,严格按照司法程序,负责任地对案件当事人各方做出最终鉴定和裁决。
 
建设一个高度文明的、体现人文关怀的现代化法制国家是政府和公民的共同期待、目标和责任。我们特在此做出以上呼吁,以示北大学子对社会发展中客观存在的各种问题之关注度和责任感。我们由衷期待着本案在各方努力下,能够继续对事实进行最高程度的还原,使其最终审理结果能够实现公开,公正,公平 的全社会公义!
 
签名人:(略)
来源:微信
Guestbook
Please add a comment below
 

页面访问计数

4025